titikaka

【维勇】《寻找莉莉娅》(二十六)

我也好像自己来一次公路体验

我想做个好人:




那家名为“好莱坞之家”的服装出租店并没有太难找,小镇就这点好,所有的商铺都集中在一条街上,即使你没有地址,只要沿着人多的地方走,总会看到你想要的。“好莱坞之家”可以说是镇上最大的商店之一了,足足有旁边的音像店和发型屋三倍大,然而不幸的的是甘道夫都被租光了,这让维克托大受打击。他跟在勇利身后在琳琅满目的衣架间穿梭着,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嘿维克托,我发现了点差不多的!”勇利站在一排衣架的尽头冲他招手,维克托眼睛一亮,快步走了上去,看到了——整整一排的圣诞老人服装。

“……”他充满怨念的看着勇利,后者耸了耸肩。

“如果你科学的看待这件事,”他说道,“像甘道夫那个年纪的老年人,没几个不发胖的。”

“但外套颜色也不对啊!”

勇利继续耸肩,样子像极了维克托本人故作无辜的表情,“我们可以告诉人们这是一种时尚选择。”

“……哇!”维克托扑过来搂住了勇利的脖子假哭,“你是谁啊,你还是我的勇利吗!你变坏了!”

“……”接下来他们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搜索服装,好的衣服已经都被租走了,剩下的只有边边角角的角色:鹰眼、潜水侠、行尸走肉里那个谁也记不住叫啥的韩国哥们儿、格格巫、大岩蛇……总之是你绝对没办法走到朋友面前,一脸骄傲的说“看我!”的那种。

“我放弃了。”维克托说,“从这堆破烂儿里找到一身能穿的是不可能的,嘿这是什么?”他从刀具架子上抽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剑,“‘湖中剑’……呃这群牲口甚至都不给留一把石中剑!”他气恼的把刀具丢了回去。

“这就像圣诞节前夜租圣诞老人一样,”勇利说,艰难的在一堆中世纪女仆的大裙子里翻动着——他刚找到一只自己能穿的牛仔靴,此刻非常需要另一只,“你永远也别想排上号。”

“讽刺的是咱们有一大堆圣诞老人,”维克托拇指一翘指着圣诞老人的架子说道,他讥讽道:“怎么啦朋友们,觉得大肚子的红衣服老头子不性感吗?”

“简直难以想象。”勇利咧开嘴笑了,他找到一只少说有45码的大靴子,但这没用。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勉强凑齐了一顶白帽子,一条勉强能作数的猫王裤子,一个警徽和一只靴子,如果他想扮个牛仔,另外那只该死的牛仔靴和麋皮马甲最好赶紧出现,不然他看起来就会像个傻蛋。

“你干嘛非得做个牛仔呢?”维克托问道,从一个盛满了帽子的架子上取下一个黑色的阔沿帽带上,冲着镜子左右比划着,“我觉得我可以做个佐罗。”

“呃维克托?”勇利说,“你的帽子是戴面纱的。”不仅有面纱,还有一朵血红的大丽花。“但我支持你,你会成为一个超完美的被害人尸体。”维克托哼了一声,索性换了一顶姜黄色的贝雷帽,“看我看我。”他冲勇利抛了一个媚眼,勇利打了个寒战。

“拜托停下。”他呻吟道,“该死的,怎么会有人只拿走一只靴子呢?我打赌另一只肯定还在某个角落。”他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面前沉甸甸的一堆锁子甲,把一个铝制的骑士头盔扣在了头上。维克托从他背后走过,顺手把他的头盔往下按了一把,勇利看不见东西,挥着胳膊朝他示威了一下。

“我干脆打扮成女人算了。”他费力的试图把头盔推上去,恢复视线时听见维克托嘟囔着,把什么东西带到了头上,勇利一使劲把头盔摘了下来,发现维克托脑袋上戴着一个米妮的头,正在冲他挥手呢!

“……”这画面太有冲击感了,勇利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低头找鞋。

“呜哇,你好冷漠……”维克托——不,现在是米妮了——捂着脸哭起来,勇利无可奈何的看着他。

维克托顶着米妮的脑袋,故意扭腰送胯的朝他走了过来,就在他快要走到勇利面前的时候,他不小心踩到了一部锁子甲,来不及发出“嗷呜”一声,就滚进了勇利怀里,玩偶脑袋砸的勇利眼冒金星。

“维克托!”勇利捂着额头咆哮起来,维克托“哎呦哎哟”的叫着,不断地点着头道歉,硬邦邦的玩偶头就继续在勇利额头上砸着,发出哐哐的响声。最后勇利忍无可忍的抓住它的耳朵,把它扯了下来。

维克托坐在地上嘻嘻的笑起来,勇利只能不理他,转身走向另一头——他决定放弃牛仔了。

也许我可以扮个ET。他悲观的想。或者《异形》里的什么玩意儿。

“勇利,勇利!”维克托在他身后大呼小叫,勇利忽视了他。反正肯定又是不知道在搞什么怪……

或者忍者……我可以很轻易地让自己隐形,只要跟在维克托身边就行了……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在他身后几公尺的地方响起,听起来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了,勇利安抚般的“嗯嗯”了两声。他研究着架子上的一堆绢布做的假花花环。

维克托终于走到他身后了,勇利从背后传来的热源都能知道是他。他就站在勇利背后,影子将勇利完全笼罩住了。他点了点勇利的肩膀。“看我,看我!”他叫道,“勇~~~~利~~~~~~~~~”

“知道了知道了。”勇利说着,转过身去,然后,他呆住了。

维克托咧着嘴,灿烂的笑着,他头顶带了一顶长长的银白色假发,他用两只手抓着一边的头发,做出双马尾的样子,还用发尾挠了挠勇利的脸。

“好看吗?”他笑嘻嘻的说,勇利呆滞的瞧着他,他忍不住俯下身来,鼻尖简直要顶上勇利的鼻尖。“勇利?”

勇利愣愣的看着他,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尾——假发比真人的头发细软,拉近了看还反射着头顶的白炽灯灯光,他松开手,发梢落到了维克托胸前——离得远了,它们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他眨了眨眼睛——一时间,他儿时的好友透过面前这幅皮囊,顽皮的歪着头打量着他。他发现自己鼻子酸了。

如果维克托平安长大,他忽然想到,也许就是这个样子。他个子更高了,肩膀也变得平直宽阔,他脸上的线条中的女性化特点被柔化和隐去了,五官变得更深、神情也更加沉静。他眨了眨眼睛——只有这双眼睛一点儿也没变——“勇利?”他眼巴巴的看着勇利,像是在等他吐槽。

“……很好看。”半晌,勇利才吐出这一句,维克托脸上的担忧一扫儿光,他又一次阳光灿烂的笑起来。“但你扮演的是谁?”

维克托戏剧化的眨了眨眼睛,“我扮演的是……”他神秘的说,“我扮演的是……胜生勇利喜欢过的那个女孩!”他看起来得意极了,“怎么样?”

他看着勇利,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又有点儿畏缩——勇利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笑起来。

“挺像的。”他说,踮起脚将一个蓝色勿忘我花环带到了维克托头顶上,“这个送给你。”

维克托的笑容凝固了,他又一次眨了眨眼,看上去像是在困惑勇利没有像刚才那样大加吐槽,他看着勇利,勇利也看着他,他们长久的彼此注视着,近的能从彼此的眼中看清自己的神色。

紧张的、呆滞的、沉醉的神色。勇利觉得口干舌燥,他摇晃了一下,但维克托贴的他太近,把他牢牢地堵在了自己和架子之间。他慢慢地凑近,低下了头。

“你爱我吗?”他问道。

评论

热度(692)

  1. _(:з」∠)_我想做个好人 转载了此文字
    爱爱爱爱爱到爆炸!我爱你啊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