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ikaka

跨领域合作 26

大爱姐姐!!!!

沈灯:

在海边那个电话之后,维克托的表现也越发奇怪,即使他依然每天在附近的体育馆里教勇利近身格斗,也拉着他一起去看尤里奥雕塑,但是勇利始终都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维克托到底怎么了?”




在这天下午,尤里奥再一次被维克托点名到寺院修行的时候,勇利也跟着他一起到了瀑布下面冲冷水,水很凉,就算是提前做了热身两个人也是被冷水激得够呛。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尤里奥从水里抬起头,从上头冲下来的水柱冲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前两天日本的山口明美死了,维克托的替身已经被人杀了。现在史蒂夫的人估计已经猜到了我们在耍他,随时都有可能杀到这里来。到时候不仅仅是维克托,可能你们一家都要跟着遭殃。”




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是等待扑食的豹子一样欣赏着猎物惶恐而惊讶的神情。




“你这是什么意思?”




勇利几乎以为是水声太大自己听差了,但是看尤里奥脸上越来越夸张的笑容,勇利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漏跳了好几拍。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有为什么会在这个当口跑到这里来?”




在一阵的慌乱之后勇利突然冷静了下来,大概是瀑布修行真的起了什么作用吧。他望着尤里奥的眼睛反问道。




“维克托是个精明的商人,不会做什么没用的事情的。而且,你也一样。”




“别把我和那个蠢家相提并论,我可没有他那么的感情用事。”




被勇利点名,尤里奥立刻就炸了毛,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和维克托相比,即使他希望得到维克托的辅导。




“那你现在的样子不也是感情用事吗?”勇利脸上勾起了和维克托相似的笑容,像是一个宽容的长辈一般望着他,看得尤里奥浑身不自在。




“我相信维克托,无论他做什么决定。”




听着勇利的话,尤里奥冷哼了一声没在说话,他可没有这样的盲目自信,从被带进军营的那一天开始,相信别人就是给自己找死。




显然这个蠢猪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世界上总是不缺这样的傻瓜。




就在他被冷水冲得浑身发抖的时候,尤里奥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以为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被丢在雪地里的冬天。




“尤拉奇卡,你要留在家里,爷爷和雅科夫会照顾好你的。” 穿着白色皮草大衣的金发女人殷红的嘴唇微动,低头对着小小的孩子说。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会回来吗?”小孩子仰着头,新剪的刘海儿过分的整齐,露出眉毛,看起来有几分傻气。




“当然会回来,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女人的表情一顿,随即僵硬的勾起了唇角,她蹲下身来在小孩儿的侧脸上轻吻了一下,冰凉的皮手套蹭掉了他脸上的唇印,留下一抹可笑的红色。




“尤拉奇卡,你要听话,等妈妈回来。”




可你跟本就没想回来。




“尤里奥,尤里奥?”




勇利在水里冲得差不多了,叫着尤里想要离开,却见他一脸出神的样子,有些吃惊。




“啊?”尤里猛一回神,毫无防备的打了个喷嚏,紧接着一个冷颤打上来,只觉得自己浑身冒寒气。




大概真是冻坏了,否则怎么会想起这么多奇怪的事来。




“快回去吧,感冒就不好了。”




勇利有些担心尤里会感冒,赶忙带着他回去洗澡换衣服。十分难得的,利夫先生还在家,而维克托却不在。




“哦,维克托呀,他说要去横滨吃拉面,下午的时候就出门了。”宽子妈妈一边摆着晚饭,一边对勇利说到,“他走的时候带着帽子和口罩,还把你的那副备用眼镜给拿走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宽子也有些担心,毕竟刚来的那天维克托完全是全副武装,现在这样出去,的确是很难令人放心。




“没事的,妈妈我们先吃饭吧。”勇利看了眼转身完全没什么反应的尤里奥,冲着宽子笑了笑,引着她转移了话题。




晚饭是宽子特制的猪排饭,尤里奥吃得狼吞虎咽,而勇利却是有些食不知味,他捏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个短信,却在点开手机解锁的瞬间,被尤里一把按住。




“吃你的饭,别管闲事。”尤里奥放下筷子瞥了他一眼,随后又从他的碗里夹走了一大块猪排,“如果你不饿的话,我不介意都替你吃掉。”




“我拒绝。”




勇利一把护住自己的碗,也跟着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虽然很不中听,但是尤里奥这种特别的关心方式还是有用的。




而在另一边,离开了乌托邦胜生,维克托选择了最传统的交通方式离开了长谷津。他坐着火车一路到了横滨,又乘地铁一路辗转到了一家开在犄角旮旯里的居酒屋,点了一杯冰镇乌龙茶。




“先生想吃点儿什么?今天的牛肉非常新鲜,无论是烤牛肉还还是土豆炖肉都是不错的选择啊!”




穿着传统打卦的日本老板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英语对维克托推销着今天的菜单。维克托的指尖抵在杯沿儿上画了两圈,在第三圈画到一半的时候,冷清的门口终于迎来了一声推门的铃响。




“欢迎光临——”




伴着推开门的一阵冷风,老板隐约从空气中嗅到了一股子血味,像是早上刚从市场上买来的鲜牛肉。


走进来的客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领子立着,挡住了他棱角分明的面孔。




“处理干净了吗?”




维克托将乌龙茶推到了旁边的位置,余光注视着他在身边坐下。




“一个不留,目标已经顺利离境。”




他拿起桌上的杯子,仰头灌了一口。乌龙茶的味道苦涩,让这个嗜甜的男人眉头微微跳了一下。




“辛苦了,奥塔别克。”




看到他有些崩裂的表情,维克托笑出声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勇利的妈妈告诉我,苦瓜汁和乌龙茶都是败火的,我想你会很需要。”




“咳!咳咳……”奥塔别克被呛了一下,捂着嘴咳嗽了一阵才狼狈的抬起头来,用白多黑少的犀利眼神瞪了维克托一眼,说,“他什么时候回国?”




“下个周。我还有事需要他做。”维克托勾了下唇角,“到时候你和他一起。埃米尔·尼古拉的生日要到了。他最近在日本,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也该让尤里去露个面。”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