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ikaka

【维勇】《寻找莉莉娅》(二十九)

天哪越来越有趣了

我想做个好人:

*维克托:我不是……我没有……








“我不是。”维克托试着辩解,“您认错人了……”


但麦克并没有给他更多辩解的机会。


“没想到有一天能亲眼见到您!我是说,我之前也亲眼见过您的,两次!如果不是七年级出水痘,就是三次了……该死的柯妮密斯根,我该在那女孩把舌头伸我嘴里之前看清的!”维克托脸上露出了招架不住的表情,但不等他反应,麦克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猛烈的上下摇起来,“哦天哪,哦天哪,这么近,这么真实!……我可以……不这样太失礼了麦克!……但机会只此一次……我不是说我就……”他激烈的自我斗争了一会儿,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可以……摸摸您的头发吗?”


“……”就连站在一旁的勇利也感觉到了丢脸。维克托在片刻的失神之后找回了理智。


“很抱歉,这只是假发。”他说道,“并且我真的不是……”


麦克发出了一声猫被踩了的尖利笑声。“这么的幽默!这么的亲切!”他说道,依旧紧紧的攥着维克托的手,“嘿尼克!乔!”他冲着一条过道之隔的帐篷大声喊道,“看这是谁!维克托!”


乔是个满身刺青的女人,她懒洋洋的从摆着树胶手链的柜台里抬起脸来:“维克托什么?”紧接着她的眼睛也瞪大了,“哦天哪,哦天哪!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我……我觉得我要吐了!”她尖叫起来,“汉娜!帮我照看一下摊子!……什么叫你不知道怎么卖,这都是不值钱的玩意儿,妈妈自己做的!只要给钱就能拿走!我要去见我的童年偶像了!”她说着,也不管她的小妹妹又抱怨了什么,竟然踩在柜台上,跳到了过道上,粗暴的拨开游客朝麦克的摊位扑了过来。


与此同时,又是好几声“维克托什么?她是说尼基弗洛夫吗?”的尖叫从四面八方响起,紧接着像是病毒一样飞快的在整个嘉年华场地里扩散开来。


“……”勇利发现维克托被转眼间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不得不费力的挤开人群(这期间踩了不少脚趾),这才让维克托重新回到他的视线里——维克托被麦克和乔一左一右的夹着,他身边围满了激动的人们,有的就和麦克一样满脸惊喜,也有的人只是在凑热闹,不断的有人问“谁啊,是明星吗?”然后被回答道:“一准儿是!”——于是围观的人就更多了。麦克涨红了脸,他挥动着一只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把维克托的胳膊抱在怀里——冲人们吼道:“散开,散开!都别来打扰我们!这是私人场合!——嘿尼克,你来了!给我们拍张照。”他百忙之中居然还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个V字。“这绝对要发到我的推特上去,见鬼,从今以后这就是我推特、Instagram包括老土的脸书的头像了!永远!”


“……”暴风中心的维克托被挤的像棵风雨中的小树苗,起先他还保持着教养良好的微笑,试图继续扮演猎头公司外勤的角色,但显然这层伪装已经被无情的践踏了;越来越多的人们跑过来要求合照,维克托的目光也越来越无助,他不能像对待街头流氓那样推开这些人,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可能有六十岁了;但他们吵吵闹闹地围着他,甚至莽撞地把手机伸到他面前来拍照、扯他的头发,这明显让他不堪其扰——这时勇利登场了。


“好了好了,别拍了!”他大声说道,压倒了一切快门声、问话声和吵闹声,他把自己的外套飞快的往维克托头上一蒙,把他从麦克的手里抢了下来。“有什么私密性好的地方吗?”他在抱怨声响起之前问麦克,“我们——维克托有一些重要的问题想要问你!”


麦克看起来快要晕过去了,勇利非常担心的看着他,他长得比维克托还高,肌肉发达身材结实,如果就这么倒下,那可真没辙了,但麦克只是恍惚了一下就站稳了脚跟。


“我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乔喊道,人们又一次激动起来,他们中相当的一部分天还没黑就已经醉了,他们嚷嚷着,冲勇利挥舞着拳头,有一个家伙甚至抓住了他的领口。维克托试着站直身体,但勇利把胳膊架在他脖子上,迫使他只能弯着腰,老老实实的呆在勇利的外套底下,做个听话的伞蘑。


“带我们去!”勇利说道,从维克托手里一把抢过他的“魔杖”,把它挥舞得嗖嗖生风,围观的人们惊叫着朝后退了一步,他继续挥舞着“魔杖”画着圈,“快点!”在他争取出来的空当里,乔和麦克一左一右的夹住维克托,朝场地深处跑去。


在确定人们无法追上之后,勇利又抡了一次“魔杖”,将它重重的插在了草坪上。然后他充满威胁的扫视了一圈人们,表情尽自己所能的凶恶——实际上他啥也看不清,出门之前维克托又把他的眼镜没收了——趁没人反应过来,他转身冲进了人流,将维克托的崇拜者和好事的围观者留在了身后。


十分钟之后,勇利在碰碰车场地旁的一个快餐厅里发现了维克托、麦克和乔,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大杯橘子饮料——它们价格非常的便宜,而且是酒以外唯一的饮料。三个人看起来都惊魂未定,维克托最甚。


“勇利……”他一见到勇利,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他先是把勇利全身扫视了一遍,然后捧住勇利的脸,在他脸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像是他的双眼是X光、可以发现勇利身体是否有异样一般,“……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久?”


“你的粉丝……”勇利说,他不得不把整个场地转了个遍,才彻底摆脱了这些人——主要是麦克的朋友尼克——的追踪,他忽然后悔自己没有多参加几次学校举办的马拉松大会,此刻的他累极了,在肾上腺素狂飙了一阵之后,他只想找个地方让自己的倦意好好躺躺——维克托的肩膀似乎是个不错的地方,正好能放他已经有点沉的脑袋。“'学着点儿'哈?”他说道,维克托笑了一声,按着他的脑袋把他搂进了怀里。


“我的小英雄。”他听见维克托在耳边说,身体被他的体温熨得滚烫。勇利把下巴颏放在维克托的肩窝上,忍不住蹭了蹭。


维克托的身体僵硬了一秒。“勇利?”他小声说,“你还好吗?”


“什么,我?”勇利迅速的清醒过来,他赶紧站直了身体——天啊,他刚才是……靠在维克托怀里了吗?维克托带着体温的须后水香味儿似乎还在萦绕,勇利吓了一跳。有那么一秒的时间里,他觉得自己就好像醉了一样。他大声的咳嗽起来。


“我非常好!”他说道,“那个……你呢?”


“你的营救很及时。”维克托笑着说,他的假发乱糟糟的,花环也不见了。


勇利指了指他的头发,咧开嘴笑了。“但是没来得及拯救你的头发。”他说道。“这么可惜!”他学着麦克的语气说道,两个人都笑了。


“咳咳。”一个声音在维克托身后响起,是乔,“那个啊,不是说这个不感人……”她的朋友麦克嘘了她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他眼里噙满了泪水:“别打断!”他说道,“你没看到这是什么场合吗?他正要对他说他爱他。”


“……”勇利和维克托对视了一眼,他们默默的彼此拉开了一些距离,一前一后的走到桌边坐下了。


乔说道:“首先,这根本不是个'我爱你'的场合,'我对你有点感觉'还可能,但绝不是'我爱你'。”勇利感觉到更加尴尬了,他和维克托又对视了一眼,这时一杯橘子饮料也被送到了他面前,他猛喝了一大口。“其次,你说那么多'他',已经没人能明白你在说什么了!我叫乔,顺便说一句,”她忽然转向了维克托和勇利,“我很抱歉刚才的失态……你知道,毕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童年偶像出现在面前。这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因为人们觉得这儿的饭菜令人作呕。”


“嘿!”坐在柜台后打瞌睡的主厨忽然叫起来,“原话是‘恶心’,跟‘令人作呕’有很大区别!”


乔冲勇利和维克托挤了挤眼睛。


“你把我的台词都抢了。”麦克抱怨道,“另外,这是个很明显的'我爱你'场合,因为他俩是一对。”他说完把勇利上下打量了一番,挑剔得像集市上挑选牲口的买主,他感觉自己很明显被嫌弃了。“不管怎么说……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


维克托笑了,以一种勇利所非常熟悉的、当他想迷惑什么人时才会露出的完美笑容。“我说的都是真的,”他说,“在你尖叫起来之前——我们为一家猎头公司工作,我们在替雇主寻找一个人。”


“但,但但是……”麦克说,看上去呆呆的,“但是你是……你啊!我是说……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芭蕾舞演员……你怎么会不跳舞了呢?”即使已经预料到了他的话,勇利还是难受得心脏猛跳了一下。维克托保持着微笑。


“个人选择。”他简单地说,“但这背景知识为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多帮助,所以,你们能提供一些线索吗,拜托了?”


麦克和乔脸上都露出了卫兵般庄严的神情,“请说吧,先生。”乔说道,“任何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是说……我们一直以为您是受了伤……或者……”麦克严厉的看了她一眼,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勇利又喝了一大口橘子饮料,这东西真有种让人上瘾的魔力。


“我在找这个人。”维克托回答道,对两人的猜测不置一词,只是偷偷瞥了勇利一眼,后者低头看着橘子饮料的杯沿,没有主意。他将一张照片推了过去,麦克和乔低头看了一眼。


“这不是莉莉娅吗?”麦克问,“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娅?”他露出兴奋而隐秘的神情,仿佛听到了什么大秘密,“哦天哪,”他又说了那句口头禅,“她真的是你母亲?!”


“……不是。”维克托说,“我刚才说了,找她只是生意上的事。我们有可靠信息证明十年前她曾经在你们的舞蹈学校就职,而且不久前还在这儿,也许你们能告诉我她在哪儿?”


“这个嘛,”乔说道,“她是在学校教过书——一天。那时候我们上八年级,她忽然来了,在学校了转了一圈,然后就走了。”


“怎么会那样呢?”勇利插嘴道,觉得自己大胆地有些不可思议,但老实说他今晚确实感觉自己很勇敢——他不光一个人吓退了一群好事者,此刻他面对着两个维克托的超级粉丝,他也一点儿不觉得害怕;他们不过跟我一样罢了,他心里有一个声音自大地说,他们还不如我呢,至少我在维克托面前还能用正常的声调说话。他这么想着,忍不住端着饮料往维克托的方向挪了挪——长凳上没有固定的位置,他想多近都行,维克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让他又稍微的理智了一些,不然他就要贴到维克托身边坐着了——更近的距离他也不是没在维克托身边呆过,昨天晚上他们还睡一张床呢。


……等会儿,我这算啥?他忽然醒悟过来,我难道是在……宣示什么主权吗?他又默默的端起饮料挪回了原位。


幸好除了他自己没人注意到这些小动作。


“我们只能猜测。”麦克说,“你们知道的吧,人们说莉莉娅四处旅行,是在寻找自己的门徒——她没有孩子,所以想要一个能继承衣钵的学生,但老实说吧,维克托——我可以那么叫你吗?……你人真是太好了,”乔捅了捅他的胳膊,他马上正色道:“老实说吧,你看我们现在都在干什么……我们都没有什么过人的才能,所以当然没能留下她……除了那一个,她叫什么来着乔?那个六年级的女孩?米娅,还是蜜雪儿?她觉得那姑娘不错,私底下教了她好几年。”


“她叫米拉。米拉芭比切娃。”乔说,语气轻蔑,“但她走眼了,是不是?芭比切娃是个素质低下的逃兵,就和她妈妈一样,所以莉莉娅就又走了。”她喝了一口自己的橘子饮料,“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整间餐厅仿佛都安静了。勇利和维克托彼此看了一眼,心里都转着同样的念头:


米拉为什么说谎?



评论

热度(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