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ikaka

#维勇恐怖向#蛇夫岛

笛笛这几天咋不更新呢(思考)

Tub Chapel:

*恐怖向!恐怖向维勇!


*维不洁,勇洁,无不洁描写


*轻度恐怖(暂定),中度OOC,重度悬疑


*存在角色崩坏与三观扭曲


*存在官能描写,弱化走心,走心文请移步:穿深色风衣的男人


 


 


 


0.引子


 


“维恰,如果你执意如此,那么很抱歉地告知你,我不得不将你从项目中撤出。”


维克多递出文件的手抖了一下。


他不敢相信自己从雅科夫口中听到的。雅科夫又露出了那老辣而世故的无奈神情,仿佛他也身不由己似的。他撅着嘴唇,耸了耸肩,装作是个无辜的小老头。而维克多与他共事近十载,早就看破了其中的潜台词。


“你起码应该看一眼,雅科夫。看在我是你的门生的份上。”


“维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固执了。”雅科夫叹气,含上口腔烟。烟斗里“噗嗤”地亮起一撮火苗,就像维克多的希望一般,闪过熄灭。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中国的藏教文化,难道不比研究复活节岛有意思多了?”


“维克多,时代不一样了。我们不触碰宗教和政治,况且那些娇生惯养的学生,有几个愿意和你一起爬喜马拉雅山脉呢?”


“我是大学教授!不是博人眼球的媒体记者!”


维克多怒声道,将资料夹摔在雅科夫面前:


“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让一个新来的接替我!”


“维克多……有学生投诉你在课上发表不正当言论。我不可能永远做你的护盾,校董事会让我也很难办。你是很有才华和能力,但总该成熟起来,不能随心所欲。”


我们的主角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是圣彼得堡大学人文学院下研究文化与民俗的副教授,年仅二十七岁。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体重在一百五十磅上下徘徊。才华横溢,偏执而迷人。每年都有青年学子因为在网络上看过他的公开视频课而选择报读如此冷门的专业,也有学生不满他的变化无常、对民俗的痴迷疯魔。无论如何,维克多的教室总是挤得满满当当。好奇求学的年轻人坐满了通道,甚至堵在前后门口,各个如沐春风,为的仅仅是这位身穿名贵西装、面容英俊、讲话风趣的教授的一番教导。


眼下我们的主角如同一头领地被侵犯的雄狮,焦躁地在房间里打转,正在情绪失控的边缘。他咬白了下唇,艰难地说道:


“我从十八岁成为你的学生,就一直对你事事奉行。雅科夫,冠上你的名字的研究成果,一半本该属于我!”


“够了,维克多。我替你收拾过多少次狼藉?”


“跟你一砖一瓦建设这个学院的是我,不是那个新来的瑞士人。现在你手下的每一个人,都我由亲自甄选。我的研究成果给学院来带的启动资金。你……连你的办公室的装修风格都是我把关的,你不能这么对我,雅科夫。”


雅科夫将那份报告原模原样推回维克多面前:


“别这样,维恰。不过是个学科带头人的头衔而已……只要你愿意接受瑞士人,我们可以当做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维克多对这种官僚腔调嗤之以鼻,揪下別在裤腰上的员工牌,弃在地上:


“去你的吧,雅科夫!”


他冲出院长办公室,正好撞见新官上任的瑞士人——克里斯托弗。他有些疑惑,但依旧难以遮盖满面愉悦,道:


“怎么了?”


“没你的事,让开……”


 


维克多气急败坏地按着电梯按钮。等到他走进电梯厢,才发现没了员工卡连下楼都做不到,只能郁闷地跟在换桶装水的工人身后,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来到空无一人的环境,他终于能够尽情发泄:推翻书架、摔碎水晶镇纸、砸掉显示屏。


他已经不再属于这里,便不再怀着任何顾虑,愤怒地毁坏着一切。


一手建立的帝国被人夺取,昔日的合作伙伴对他置若罔闻。他的女朋友上周跟他分手了,想到那可笑的原因,维克多甚至疯了一般在办公室里笑了起来。他的女朋友觉得维克多更爱自己,自私而高傲,他的心里只装得下自身完美的形象和能让他得意卖弄炫耀的学术。


“维多利亚,下地狱去吧!”


他拾起办公桌上两人的合照,掷向白墙。相框在撞击墙壁的瞬间就变形碎裂了。


维克多大吼着,一边痛骂雅科夫,一边踢着客用沙发,以至于差点忽略了温柔的敲门声。


门外是名叫奥塔别克·阿尔京的男学生,来自发展中国家,课余时间在收发室勤工俭学。他看到平日里儒雅的维克多头发凌乱地来开门,略带震惊地审视了一番银灰色西装上的皱褶:


“您、您的挂号信,维克多先生。”


“有劳了,阿尔京先生。有您真是荣幸。”


维克多瞬间披上了温文尔雅的外衣。他很潇洒地摔了下手,抚平鬓角的头发,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和年轻的女学生交谈时,维克多总会甜蜜地直呼其名;面对男性则拘谨地尊称姓氏。他为人处世细腻精明,不论男女都深谙讨好之道。


“能在这里签个名吗?”


“当然!”


维克多闪身走出办公室,掩上那一屋子的狼藉。从内衬中取出钢笔,留下一道流畅的花体签名。闻到矮他半头的男学生发间的定型水味,突然,他感觉有些呼吸困难。


“阿尔京先生,以后如果有我的信件,请转寄怀特街18号215室。我想我要度个假了,会离开一会。”


“没问题。”


“那么再见,祝您今日愉快。”


告别了奥塔别克,维克多迅速闪身回到室内。此时他的面色已经变得不正常地潮红起来,呼吸加速,胸膛猛烈起伏。维克多快速地摸进口袋掏出吸入剂,送到嘴中。深深地呼吸过一口后,窒息感才开始渐渐减轻。


维克多颓废地跪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去寻找在刚才的发泄中不知飞去何处的裁纸刀了,便草草撕开信封。


里面是一封折叠的手写英文信。字迹显然来自非英语国家,不乏语法错误。维克多在当时的境况下,勉强耐着性子阅读下去:


亲爱的尼基福罗夫先生:


见信如晤。


想必您已经忘记了我是谁,我是您在尼泊尔考察时曾经雇佣的当地向导。我的父亲是美国人,遇见我的母亲后,留在这步行者的天堂。二战时期,我的父亲曾经在日本驻军。向您提起的那座日本小岛,我在狂欢节回家时详细询问了父亲当时的始末。现向您详细叙述。


那是位于冲绳附近的一座亚热带海洋性气候的小岛,详细经纬度不得而知,但如今使用卫星地图一定能够轻易定位。我父亲、美国士兵与日本女孩在海上开船巡游时,有过一阵短暂的指南针失常,就在大家惊慌失措,以为驶入了“冲绳百慕大”之时,那座小岛如同宝藏一般,出现在稀薄的海雾之中。


根据父亲的描述,那是一座奇迹的小岛。极好的夏季,岛上正在举行传统祭奠。该岛屿可能就是被人遗忘的上帝的馈赠,土壤极为肥沃,民风也淳朴。岛上居民多年来与外界少有来往,在当时没有电报,因此细故,岛民一直保持着原始的风土民俗。正是您追求的考察地点。我的父亲有幸一睹节日的盛况,男女老少皆身穿暗红色的传统服饰跳舞,音乐也是世间少有的天籁。父亲因此终生难忘。


可惜只有机会逗留一晚,第二天一早,父亲便听从了当地一位少年的忠告,早早开船返回。他的几位士兵同僚选择继续在岛上逗留了几日,没有一同返回。


随信一同妇幼当时父亲留下的素描,您可以以此线索寻找。赏金请汇款至信纸背后的账户,祝您一切顺利。


何塞


2017.03.14


 


维克多从信封中到处一张被塑封的有波浪形边缘的老式相片纸,是从海面拍摄的小岛的画面。他将相纸翻到背面,发现上面有铅笔的肖像画。那是一个穿和服的日本男子的侧脸半身像,仿佛是按照广告画临摹的。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维克多重新振作起来,收拾起思绪,策划起将来的事业。他把信纸与照片一同收入随身的笔记本中,随后给几个亲近的学生打去电话,计划重组团队。


微笑的日本男子安静地躺在皮艺封面的笔记本当中,显然,此时的黑白男子并未在我们的主角心中烙下印象,被主人忘在脑后。但他就静静地等待在那座神秘小岛上,将注定给维克多带来一段奇缘。


“普利赛提先生,是。请您和您的同学来我的办公室……不,校园图书馆下的咖啡厅。”


维克多得到了支持,瞬间回复自信的微笑。他用腮帮子夹住电话,在落地玻璃的倒影中纠正领带,丝毫没有发现一律黑暗在不知不觉间攀上了肩头。


小岛仿佛来自时间深处的缘故呼唤,徐徐张开触手,吞没他的周身。


至于身陨还是生还,身处兴奋之中而暂时遗忘所有生物都与生俱来的警惕性的维克多,并不知道古老的诅咒已经悄悄接近。






TBC.


大家好啊,我们又见面了。


这就是承诺好的恐怖文,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入坑呢w,又有多少是老面孔呢w


继续听我讲故事吧!


欢迎评论交流,如果喜欢请点赞吧w

评论

热度(130)

  1. titikakaTub Chapel 转载了此文字
    笛笛这几天咋不更新呢(思考)